建筑大学最强建筑

王晴   2016-11-24 22:21:47

文/王晴(北京建筑大学)

建筑设计原理课上,为了唤醒同学们观察感知生活的能力,蒋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项作业——赏析一件高校建筑佳作。早就听说我校大兴校区有校友作品。只可惜平时每次去新校区时,都来去匆匆,无暇欣赏,这次借着交作业的机会,我决定去新校区好好膜拜一下学长的大作。

在新校区的几件校友作品中,来头最大的要数大学生活动中心(以下简称“大活”)。这栋只有一层的建筑非常亮眼。不但“颜值”高,其设计者也是我校最杰出的校友之一——国内著名建筑设计大师胡越。他是我校1986级毕业校友,对我们这些学建筑的同学来说,胡越绝对是大神级人物。他的照片被挂在学校教学主楼的大厅里,成为学弟学妹们学习的楷模。说起胡越老师最出名的一件作品,我一说,大家准知道,就是北京奥运会使用过的五棵松体育馆。

从高处俯瞰,大兴大活是一座正方形的单层建筑,平面外观为不规则异形,由两两一组互相扭曲的正方形构成,共36组。如此设计,是何目的?我不得而解。从材料选择上看,大活的屋顶和立面切割面使用的材料是清水混凝土,切口则为木质外墙。清水混凝土和木材本身都不具备良好的保温效果,如此设计,胡越学长是出于美学效果,还是有着其具体的功能意义?我充满好奇。走进占地4000平方米的大活内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光线格外充足,空间开阔,不经意间一抬头,我发现屋顶有很多个小天窗,天窗位于四个斜坡屋顶底端,这让我大惑不解。在如此纯粹、干净的建筑之中,为什么要设计这么多带斜坡的小天窗?是为了营造空间感,还是另有他途?只粗粗参观了一遍,脑海中就堆满了问号,我已无心欣赏,决定先搞清楚这些问题,再来参观。出于专业习惯,我在大活里里外外拍拍了一通照片后,回到西城校区。

我把遇到的问题一口气全抛给了蒋老师,他没有直接告诉我答案,而是启发我抓住切入点继续调研。像大活这种单一的大体量建筑,可以先从建筑结构特点入手研究。

大活采用的是双向预应力结构,简单来说就是非常适用于方形大空间的一种比较先进的结构形式,这种结构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够保证大空间内没有承重柱,从而确保空间的绝对开敞。蒋老师告诉我,它还创造了国内这种平交钢筋混凝土实腹梁工程类型的跨度之最。正方形的故意一“歪”,恰好与外层正方形平面成一定角度的旋转,营造出空间细节的趣味。这些由10米×10米单元排列形成了双向联排式60米×60米的正方形平面,足足有36个结构小单元。每个单元都由中间的一个天窗和四坡屋顶组成。这意味着在大活内部的天花板上有36个天窗。众所周知,很多大空间建筑,最大的问题就是进深大,采光不宜满足。胡越学长如此一设计,使得大活白天采光效果优质,几乎不用开灯,既节能环保,又有特设计色。

可天窗四周的斜坡设计究竟有何意义?我百思不得其解。和胡越学长一样,同为我校1980年代毕业生的蒋老师告诉我,这种工业厂房般的模数化设计,背后有一段特殊的个人记忆。1980年代,我校西城老校区主楼旁有一排双坡屋顶的实验楼,算是学校里风景独特的“工业遗产”,当时学校结构、设备、电气等几个专业同学们的很多实践教育课都安排在那里上。后来校园几经改扩建,这排实验楼被拆掉了,可在很多老校友心中,这几排单层的红砖厂房却是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记忆。这次设计大兴校区大活时,胡越特意保留了这种感觉,为此他采用了“工业厂房+大跨度空间”的建筑形制。

关于采用木质外墙面,胡越学长也颇费了一番心思。听蒋老师说,出于怀旧的考虑,学校在建造初期就明确提出必须使用混凝土或者砖混结构建造,这使得胡越不得不放弃采用钢结构设计的念头。

我们学建筑的人都明白清水混凝土保温性能不太好。尤其是北京这种北方城市,建筑物的保温性能格外重要。如果在建筑外面罩上石膏板或者抹灰,观感肯定不好,看来,胡越学长一定是在此基础上想到了木料,的确,局部用木材包裹,能起到一定的保温作用,同时也让建筑在外观上注入了温暖元素。

在大活内部的外侧,胡越学长又设计了一圈外廊,这圈外廊的设计最叫人拍手叫好,它冬天可以起到保温作用,夏天又能遮阳,还为学生活动提供了一个可以停歇和交流的半室外空间。置身其中,一种宁静淡然之感油然而生。它营造的小尺度空间,成为亲密朋友和校园小情侣们不错的聚会地和休息处。蒋老师还告诉我,这种外廊道的设计,还有一个隐秘功能,可以为超大跨度的梁提供竖向支撑。胡越学长真可谓用心良苦。

后来,我在翻阅相关资料时,又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胡越学长是建筑大师路易斯∙康的粉丝,康善于使用木材,他喜欢用木头造房子,为大家带来了温暖、亲切和归属感。胡越很少用木材做外饰面,但他说自己每次用到木材,都是在向康学习和致敬!

《大学生》2016年7月第13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建筑大学最强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