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综合理工大学:高智商战士的后裔

文\/刘雅家   2016-11-24 22:20:00

文/刘雅家

自打《太阳的后裔》俘获了一干妹子,朋友圈里一水儿的舔屏党,点开都是宋仲基大露巧克力腹肌,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不过oppa(欧巴)虽好,可惜永远在硬盘里。如果有一所大学能够送你一款宋仲基plus,你要不要?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绰号“X”,就是这样一所男多女少,充满了雄性荷尔蒙和高智商的学校。因为军事传统,这里的学生各个能征善战,战斗值爆表;又因为录取考试难,尤其是数学,能进这所学校的都是万里挑一的谢耳朵。

大制服、双角帽,佩剑拿破仑的军校

“为了祖国、科学和荣誉”——巴黎综合理工大学这句校训的创作者,不是什么学者教授,而是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拿破仑。正如对待自己的部下和军队一样,拿破仑也把他强悍而精明的作风带进了巴黎综合理工大学。1805年,在拿破仑的授意下,这所法国最重要的工程师大学由一个学术机构,变成了一所带有强烈军事化色彩的学校,甚至隶属于法国国防部。学生们自入校的第一日起,便拥有了军官衔。锃亮的肩章戴在笔挺的军装上,要多撩妹有多撩妹。

除了能吸引那些有制服控的学妹,成为一个学生军官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钱任性。所有就读于巴黎综合理工的学生都能免除学费,除此之外,每月能还领取军饷和一笔津贴,总额高达880欧元。不得不说,法国政府为了培养这些未来的高级军官和高级工程师,可是花了血本。不过据统计,实际最后留在政府机关的人,还不到1/4。好像,又看了一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虐心剧呢。

虽说毕业后出路各有打算,但在校内时,大家还是统一的军事作风。所有学生都会拥有一套由国防预算购买的制服,也被同学们昵称为“大制服”(Grand Uniforme)。配上一顶帅气的两角帽和一把英武的佩剑,走在街上吸睛率绝对高达200%。由于这套制服的“杀伤率”过大(其实并不是),所以同学们平时一般不穿,只有在军事仪式或者舞会这样的正式场合才会穿配。

还有一个关于“大制服”的轶事也颇能代表巴黎综合理工大学霸气的学风。按传统,学校在入学考试结果公布之后,就会为准新生量尺寸,用来定制他们的制服。由于只有超过录取线才能被录取,才有资格去见裁缝,所以录取分数线又被戏称为“裁缝线”。

和所有用颜色和绶带标记等级和归属的军队一样,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各届学生,也严格遵守着形式上的符号象征。学校以入学年份来标记学生的届别,并为每一届都分配颜色:奇数年入学是黄色,偶数年入学是红色,因为在校的工程师只有两个年级(学制为4年,但2年都在校外)。其中,一级是“promotion jône”,因为法语中“jône”的发音与“黄色”“jaune”相同,所以也被称作“黄色级”(promotion jône),而另一级与“红色”(rouge)发音相同的“promotion rouje”,也就被称作“红色级”了。黄色和红色也因此成了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学生的身份象征。

早先,这两种颜色会对应上室内制服涤带的颜色,用以区分届别,不过现在由于室内制服已经不再发放,两种颜色的涤带也就没了用武之处;取之而代的,是现在学校颁发的绶带。和自己所属的颜色一起被印在绶带上的,还有每个学生的注册号,这个注册号一般就是入学时的名次,简单明晰、等级森严。同样森严的还有学生们随着年级增加的军衔:第1年是学生军官,随后是准尉,毕业时则将拥有少尉军衔。

校园真军训

虽然现在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已经不再是军校,但仍然有着特立独行的军事传统。在享受舒服的两年校园生活之前,首先在真枪实弹的军事基地摸爬滚打半年,再去军队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实习半年。只有打通了这些关卡,才能真正走进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校门。

法国人民的军训可是加量不加价的实干,学生们会被下派到真正的部队,和早已风吹日晒多年的军人一起,执行严苛的军事训练。相比而言,海军和空军的训练还算轻松,而陆军部队则是最辛苦也最有挑战性的。

军营大多在隐秘性良好的深山老林里(自2009年起为La Courtine基地),长途跋涉的训练中,如果因为体力不支掉队的话后果很严重:万一路痴可能会被丢在山里出不来了!一天的训练总是从清晨开始:6点吃完早餐,然后升国旗唱国歌(这点倒是全世界都一样)。唱完国歌后就是集体咳嗽时间了——因为山里的早上冷啊,大家的军装又穿得少,更何况还有变态的条令规定:迷彩服的袖子必须撸到肘关节以上,顿觉对迷彩再也不会爱了……

一天的训练正式开始,先是体能:跑步、俯卧撑、军体拳,一样来一遍。然后是障碍越野、定向越野、湿地越野……总之各种越野。完了还有枪械拆解、模拟射击、实弹射击等等训练。树林里的小动物们都藏好了啊,谁冒头谁倒霉。

除了这些每日常规训练,每周还有一次野营和夜行军活动。这个活动对体能和智商的挑战是碟中谍级别的。每个小队会指派1名向导,在只依靠地图和指南针的情况下,由向导带领校队行军10公里山路。等走到露营地时,还有力气弯弯指头的,未来都是栋梁之才(我说的)。

一般在军训的最后,还会有一次严苛的结业行军。带上1天的单兵口粮和换洗衣物,一大清早就出发,走上二三十公里的山路,最后到达整个军训的终极目的地。在这里,成功完成军训的同学会被授予实习军官军衔,并被称作“mon lieutenant(少尉先生)”。半年的汗水在这一刻都会被骄傲感所溶解,咱今后就是吃皇粮的人儿啦。

军训结束之后还会有半年的实习。一部分人会选择人道主义援助机构,比如医院、福利院等等。更多的人,直接进入军队实习,单位遍布各个军种和军备总局。不管是航空母舰上的海军航空军队,还是空降特种部队,都有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学生的身影。最酷炫的实习单位大概是对外情报总局,因为在实习报告答辩的时候,这里的学生对于任何问题,应该都能以涉密为由,高冷地拒绝回答吧。

不会骑马的击剑手不是好足球员

对于在校园里生活的两届学生而言,相比起“我是XX专业的”,更容易让人接受的身份定义,是“我是学XX体育项目的”。在这所军事化色彩浓重的学校,体育被视作和学业同等重要的培养项目,是必修款。所以刚一进校,学生就必须在15个体育项目选择一个,作为今后每周不少于6小时的体育课主项目。

这15个项目中,有常见的篮球、羽毛球、足球、高尔夫球、手球、橄榄球、网球、排球和游泳;也有不怎么常见的赛艇、马术、攀岩、击剑、柔道、越野穿越。根据军校体制,不同项目的学生会被分成15个排(section),15个排又会分别分在5个连(compagnie)里。“红色级”(偶数年份入学的)是1至5连,“黄色级”(奇数年份入学的)是6至10连。每个年级通常由一名中校军衔的指挥官负责,每个连会分别配备一名中尉、上尉或是少校军官,而整个排还有一名军衔为上士、军士长或者总军士长的高级士官监督。这些职业军人也是学生的体育教练,为了看管好这些不省心的熊孩子,他们通常还会叫上自己的战友——其他士官来做助手。

当然,很少有人会想要逃体育课,除了担心教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之外,其实体育课本来也都很好玩,每周只会嫌少不会嫌多。比如说,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极有特色的马术课,就设在一个辽阔的军马场里。每次上课之前,学生都可以先挑选一匹心仪的马,搭配自己发型的骑装(乱讲的)。不过,考虑到马儿也各有各的脾气,运气不好被马摔下来的同学也不在少数。

早在1865年,马术就作为必修课在这里开课。而在战事频发的1891到1938年,马术更是跻身为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入学考试内容。这是因为,马术是最接近战场的体育运动,既有实战意义,也能培养人的协作精神。所以马术一直在综合理工享有崇高地位。

每年5月,学校就会组织一年一度的跃马比赛(Jumping de l'X),金戈铁马,帅气非常。骑手通过精巧的技术和与马匹建立起的默契,控制马匹让其跨越障碍,所用时间短者为胜。当然如果快速通过却碰掉了障碍杆,也是会大大扣分的。这场赛事从一开始的大学内部比赛,变成全法国的大学都可以参加的全国性比赛,到现在已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国际赛事,历时30年。

其实,对于巴黎综合理工大学而言,体育已不仅仅只是一个项目,整个校园生活都围绕体育组织而展开。选修同一个体育项目的学生,在生活上也住在一起,共享一个公共厨房。学校组织的课外活动也以排为单位,欢迎会、体育竞赛、甚至对外活动,都是骑马的和骑马的联手,打球的跟打球的搭肩。如同军人一般神圣而高贵的集体荣誉感,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参加阅兵难倒数学家的入学考试

“一位X的学生与上帝的区别是什么?上帝设想而他来实现。”这句“格言”把作为工程师名校的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抬到了珠穆朗玛峰的高度。由于校址在巴黎远郊,交通不便,每天入夜后校内就不再有巴士通行。如果想去巴黎市内,就必须在校内走山路到RER车站坐车,而这段山路,是300多级台阶。凡是第一次乘坐RER来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人,大概都会因为这条山路留下一个印象:X不好进啊……当然,“X”不好进,可不单单只是因为一段山路,更是因为师生的骨灰级数学能力。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之所以昵称叫“X”,其原因被默认有二:其一,是源自校徽上象征炮兵的两个大炮交错的图案;其二,据说是代表着未知数的“X”,代表了综合理工的学生超乎想象的数学能力。正如1894年《X的行话》中提到的:“数学分析的语言是由一些x和y组成的,正是因为数学分析的重视,综合理工的学生才获得了‘X’这个被普遍认可的别名。”

据说,历史上,这里的学生曾经靠刷智商来作为身份凭证。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之后,有一段时间时局动荡不堪,常有人为了假装自己不是捣蛋分子,而冒充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学生。然而图样图森破。人们只需要问那些声称自己是综合理工学生的人,Sinx或者Logx的微分是什么,答不出来的,通通扔进监狱。

其实Sin、Cos什么的,对于综合理工的学生来说真是so easy。他们就连预科班年级的称呼都是用的积分这种神器。在法语中,“考取”和“积分”是同一个词“intégrer”。所以,“考取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在法语里叫做“intégrer l'X”,也就是“对X做积分”的意思。在这里,理科预科班一年级的学生被称为“1/2”,二年级的被称为“3/2”,复读第二年的学生是“5/2”。为什么会这么称呼呢?请看下面这道算式(文科生请做好心理准备):

原来公式的后一段改成:将上述积分的下限a和上限b分别取为0、1,代表着在学校里入学“0”年的“1”年纪新生,其积分值为1/2。以此类推,对X从1到2做积分的结果是3/2,从2到3的积分是5/2,所以,预科二年级的就被称作“3/2”,而复读第二年的学生就是“5/2”了。怎么样,你看懂了吗?

这样一所把数学当做立校之本的学校,入学考试的难度自然可以想见。曾有一位著名的考生,埃瓦利斯特∙伽罗华——后来被认为是那个时代最聪明的数学家之一——两次在“X”的录取考试中名落孙山,最后只能考入另一所名校,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就连数学家都考不进去,可以想见,这所学校在智力上会对普通人进行怎样的碾压。

当然,就算你凭借傲人数学能力考进了巴黎综合理工大学,也不意味着就可以从此高枕无忧了。这所大学最擅长的,除了随处秀智商,还有就是把所有课程都上得像数学课。课程基本上都高度理论化,其难度,难于上青天。就连创校初期的时任校长都实在受不了,对当时的数学老师柯西一再哭喊,臣妾做不到哇!虽然到如今,这种高度理论化的授课仍然被人诟病,但巴黎综合理工大学似乎并没有要改变的意思。想想原因也简单,我行我上啊(骄傲脸)。

自带脑抽属性

高智商战士的后裔是什么样的?是宋仲基还是铁汉柔情似007?告诉你,都不是。也许是因为过重的学业压力需要发散,一个典型的综合理工人,除了身材和智商,往往还自带抽风属性,连带着整个学校,有时候都会在全法国人民面前发发神经。

学校不按院系分配宿舍,而是根据体育运动来分,比如说练击剑的同学们住一栋,学马术的同学住另一栋。而这些宿舍里最张扬的,大概非橄榄球栋莫属了。橄榄球队的队员是一群行走的荷尔蒙,每年都会出一本裸男写真集,供校内外的迷妹们享用。到了夏天,他们时不时地在显眼处搭建一个塑料游泳池,然后在里面得瑟地裸泳(此处应有马赛克)。

当然,论抽风,社团组织也不甘落后。比如说这样一个以“挑事儿”为宗旨的神秘社团,他们名称不详却存在感极高。如果发现课本上无缘无故多出了碍事的图章,正儿八经的大会上跑来了脱衣舞娘,不用怀疑,十有八九就是他们干的。该社团还有一个奇葩的技能,就是搜集同学们错综复杂的情史,以严谨的学术态度画出关系图,然后定期印成小传单或者杂志,无私地发放到每个同学的邮箱里(也是够无聊的)。

以上,还只是校内的小打小闹。每到7月14日,即法国国庆日,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的学生们还会在全法国人民面前开开玩笑。按惯例,走在香榭丽舍大道国庆阅兵式军队队列最前方的,总是综合理工的学生方队。他们的后面,则是为法国宪兵队培养军官的圣西尔军校,也是他们的老对头。在这样一个万众瞩目严肃活泼的场合,综合理工的方队从来不肯好好游行,总是想方设法给后面的圣西尔军校使绊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边走边丢下各种东西,石头啦、图钉啦,用来打乱后来者的步伐。在圣西尔军校可怜的学生们出了无数次糗之后,阅兵式主办者现在终于将两所学校的方阵错开了。惹不起你,咱还躲不起吗?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每年为社会培养500名工程师学生,而这500本工程师文凭也是法国社会最为认可的金字招牌,甚至比该校的硕士文凭含金量都要高。从这所学校出来的学生,毕业后大多进入了赫赫有名的企业,还有20%左右的优秀毕业生,会进入国际高级机关。

“高尚的情操加严密的思维:领导者。仅有高尚的情操而没有严密的思维:打工者。仅有严密的思维而没有高尚的情操:社会的灾难。”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这句格言里说的是,他们的目标,从来不是塑造一个平庸的打工者,更不是社会的灾难,而是在信念、才智和体能上都有着卓越建树的领导者。而这,才是“高智商战士的后裔”其真正的含义。

责任编辑:陈思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高智商战士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