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未来

文/李开复   2018-10-11 10:02:14

李开复博士,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1991年12月16日上午11点,我的太太先铃躺在医院病床上。她这样承受着待产的煎熬已经12个小时了。虽然我一直坐在床边陪着她,但每隔几分钟总忍不住看看手表:如果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不能顺利出生,我就不得不选择离开医院去做一个关乎我一生志向的人工智能主题演讲,错过迎接孩子诞生的时刻。

幸运的是,李德宁——我的女儿“准时”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没有耽误我的“正事”。苹果公司当时的CEO(首席执行官)斯卡利因为听了我的演讲,决定启动人工智能项目。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能成为发现人工智能新大陆的“哥伦布”,这一强烈的自豪感与职业骄傲使初为人父显得像人生旅程中不出意外的“小确幸”,波澜不惊。此刻回首,我明白27年前这两个差一点儿相撞的事件并非平行时间轨道上的“黑天鹅”,它们背后的隐喻是千万年来人类进步过程中屡遭考验的价值观,也是我在帮助、促进人工智能成功的过程中错失、遗漏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27年间,人工智能迅猛发展,更趋成熟。这一革命性技术改变着经济和社会的面貌,重塑了企业和国家的竞争格局,在全球范围推动新的“超级势力”的产生。这将令成千上万的知识精英和万亿美元的金融资本第一次体会到我在女儿降生那个下午感受过的兴奋与雄心,也将迫使全世界一起思考同一个把我曾经推入梦魇的哲学命题。

中美将成为无可争议的双雄

人类历史进入2018年,在北京和华盛顿,在中关村和硅谷,在瑞士达沃斯和加拿大温哥华TED(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的缩写,即技术、娱乐、设计,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这个会议的宗旨是“传播一切值得传播的创意”)的现场,关于人工智能所有人关心的问题只有两个:一、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什么威胁和挑战?二、中国会不会超越美国,领跑人工智能?在我看来,两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人工智能时代不存在三国演义,中美将成为无可争议的双雄,两国应该一起面对并解决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我写作此书,正是希望促使人工智能时代两个拥有绝对优势的精英群体——中、美两国政府、投资人和企业家放下偏见,客观地看待对方的长处,在技术和商业的创新竞争中加强合作,面对共同的挑战,携手塑造人类美好的未来。

美国是世界上人工智能研究积累最深、应用成果最多的国家。会集美国的研究人员仍在引领全球人工智能发现的前沿。今天席卷全球的人工智能飓风可能源于20世纪80年代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办公室里某个人类大脑深处的一连串灵感火花。我在那里读博士时,和杰弗里∙辛顿(Geoffrey Everest Hinton)的办公室斜对门。他在学校任教,还是我隔壁室友的导师。我为了开发奥赛罗(一种黑白棋对弈游戏)人机对弈系统,还去找他指导签字。寥寥数语之后,辛顿的眼神已随思绪远游,那时他应该是醉心于人工智能的下一个突破性研究吧。之后,我和辛顿先后离开卡内基∙梅隆大学,沿着各自的热情与执着继续前进。1998年,奥赛罗击败了该游戏的人类世界冠军队成员,也坚定了我在语音识别研发上的信心。2006年,辛顿则以一篇论文为人工智能再次兴起奠定了基础。

美国一流高校有着传统悠久的自由开放的人才流动机制、鼓励特立独行的研究精神,无疑是人工智能原创研究的乐土。被称为“计算机界诺贝尔奖”的图灵奖由美国计算机协会于1966年设立至今,共有67名得主,大多数是美国学者,仅有一位华人学者姚期智,也是在美国学习、研究并获得了重大成果。更引人注目的是,因人工智能研究获奖的8位计算机科学家,全部是美国学者。截至目前,美国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靠前的100所大学都有5—10年人工智能研究的历史。不仅如此,这些研究型大学的人工智能科学家还必须为本科生开课。而他们的老师也都是在一流大学毕业的上一代人工智能学者。以斯坦福大学为例,参加人工智能课程的学生人数从1990年的80人增长到2016年的800人。

美国互联网科技企业的技术积累和研发仍具备相对优势,它们对世界一流研究人才的资金支持与研发放权,是孕育、催生人工智能应用的环境基础。谷歌、微软、Facebook(脸书)、亚马逊……正在成为人工智能研究的新巨人,在人工智能开发平台、无人驾驶和用语音识别技术打通无所不包的个性化服务的商业尝试方面也还处于前沿。而从2014年起,每年给图灵奖提供100万美元奖金的谷歌更是个中翘楚。除了具有技术理解与研发上的天然优势——解决搜索最优化问题的系统和方案与机器学习同出一理,谷歌更开创了让一流科学家写代码、变身一流工程师的人才培育路线。这一管理创新,使得全美人工智能一半以上理论加工程的厉害角色在谷歌济济一堂。辛顿出名之后,门庭若市。前来招募的大公司中有谷歌,也有百度。最后谷歌以不可思议的条件把他抢到手,其中包括辛顿每年只需要有一半时间在硅谷和谷歌团队合作,另一半时间则可以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自由地进行研究。此外,帮助谷歌取得人工智能应用世界领先地位的吴恩达、李飞飞也早已家喻户晓,而其收购的DeepMind的创始人戴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更是被市场寄予厚望,期待其研发能进行人类一切智力活动的人工智能。

美国一流高校有着传统悠久的自由开放的人才流动机制、鼓励特立独行的研究精神,无疑是人工智能原创研究的乐土。被称为“计算机界诺贝尔奖”的图灵奖由美国计算机协会于1966年设立至今,共有67名得主,大多数是美国学者,仅有一位华人学者姚期智,也是在美国学习、研究并获得了重大成果。更引人注目的是,因人工智能研究获奖的8位计算机科学家,全部是美国学者。截至目前,美国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靠前的100所大学都有5—10年人工智能研究的历史。不仅如此,这些研究型大学的人工智能科学家还必须为本科生开课。而他们的老师也都是在一流大学毕业的上一代人工智能学者。以斯坦福大学为例,参加人工智能课程的学生人数从1990年的80人增长到2016年的800人。

但是,随着由辛顿等先驱推动的“深度学习”技术被广泛应用于互联网和商业,人工智能从孤蓬远征的发现时代进入了“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实干时代。在两个时代的过渡阶段,人工智能超过“摩尔定律”的发展速度促使研究人员立即分享成果,中、美两国的研究人员和工程师均可从即时连接的全球研究资源中获益,这给了中国这个人工智能学生赶超美国老师的平等机会。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实干时代竞争力的天平将倾向商业化执行、产品质量、创新速度和大数据,而这些要素恰是中国优于美国之处。

中国互联网最有价值的产品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产品背后精于执行的企业家。15年前从“学习”起步的中国互联网初创公司从美国商业模式中获得灵感,激烈地相互竞争,为中国用户的“个性”进行专门调整和优化。学习了雅虎的搜狐张朝阳,学习了eBay(美国知名电子商务网站)的阿里巴巴马云,学习了谷歌的百度李彦宏,学习了Facebook和一大堆其他美国式创新的美团点评王兴,都已经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家。当这一代中国企业家学会利用人工智能时,将彻底颠覆游戏规则。

此外,直接跳过了美国发达的传统商业时代,高速发展40年的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接受新产品和新模式的速度超过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短短3年,中国的移动支付就拥有世界上最棒的基础架构:几乎不收取交易费用,支持小额付款和点对点支付。仅2017年一年移动支付的总交易额就达到了惊人的18.8万亿美元,超过了中国当年GDP。

随之而来,拥有世界最庞大手机用户群的中国得以最快地积累移动应用数据。移动用户基数使得中国的数据优势是美国的3倍,移动食品配送是美国的10倍,移动支付是美国的50倍,共享单车设施是美国的300倍。而利用这些丰富的数据资源,中国的计算机视觉、无人机、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和机器翻译公司,成为全球价值最高的创业企业。

不是大脑,而是心

当然,威力无比的人工智能也会带来巨大威胁,比如就业。上一次工业革命曾将许多技术活转变成普通工作,增加了生产线上的人工工序。而人工智能革命将完全取代这些生产线上的工作。同样,汽车驾驶、电话销售以及放射科医生等工作在15年内都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仅有那些通过了“李开复五秒钟测试”的复杂或最具创造性的工作才能幸存。我将在本书中提出一些对策,以此缓解人工智能革命对普通人生活和国家社会的冲击。但对于人类来说,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失去工作,而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因为,应工业革命而生的个人价值观让大多数人相信生活的意义在于工作。我本人就是最好的例证。

回顾对人工智能魂牵梦绕并与之荣辱与共的半生,我除了是充满理想的科学家、勤奋务实的工程师和追求卓越的管理者,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直到5年前我被诊断出淋巴癌四期。这场疾病让我的工作狂生涯戛然而止。在那段充满未知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我开始意识到完全通过在工作中的成就来实现自我价值感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我忽略了最亲爱的家人。父亲走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我是多么爱他。母亲患了阿尔茨海默病,再也认不出她亲爱的儿子。孩子们长大了,我错过了她们成长的美好时光……我的生活和工作重心完全是混乱的。痛定思痛,恢复健康的我开始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亲人,和母亲的关系越来越亲近,经常陪太太去旅行。当女儿们回家,我会推却一部分工作来跟她们相处。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不仅改变了我的生活,而且让我意识到人工智能所不具备的人性。

中国互联网最有价值的产品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产品背后精于执行的企业家。15年前从“学习”起步的中国互联网初创公司从美国商业模式中获得灵感,激烈地相互竞争,为中国用户的“个性”进行专门调整和优化。学习了雅虎的搜狐张朝阳,学习了eBay(美国知名电子商务网站)的阿里巴巴马云,学习了谷歌的百度李彦宏,学习了Facebook和一大堆其他美国式创新的美团点评王兴,都已经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家。当这一代中国企业家学会利用人工智能时,将彻底颠覆游戏规则。

人工智能将会取代人类,完成不属于人类专有的各种重复性工作。爱,才是人类的特质。当我们看见初生的婴儿,当我们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当我们的经历被朋友倾听,当我们通过帮助别人而实现自我……人类的爱就在那里。爱让我们区别于人工智能。不要相信科幻电影为我们描绘的人工智能形象。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人工智能不会去爱,它们甚至没有感情和自我意识。AlphaGo(人工智能算法)虽然能击败世界冠军,但是它体验不到手谈的乐趣,胜利不会给它带来愉悦,也不会让它有拥抱爱人的渴望。

相比人工智能,人类的优势在于创造力和同情心。让人工智能做它擅长的,我们可以创造更多有人情味的职业和岗位,可以有更多富有同情心的医护人员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医疗诊治、护理,可以有超过现在10倍的老师来帮助孩子在这个新世界获得生存能力并勇敢地茁壮成长。

是的,在人工智能这个横冲直撞、扑面而来的未来面前,人类会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人类不正是从各种挑战中一路走来,挣扎奋起的吗?人工智能革命的结果如何将取决于我们是选择被过分天真的乐观主义或并无实证的悲观思想毒害,还是努力解决问题。就像我,一生最大的挫折莫过于患了癌症。然而,这个最大的挫折如今是我最大的财富。

34年过去了,作为一个理工男,曾经的科学家,今天的投资者,我非常自豪地看到人工智能创造着巨大的价值,改变了商业和世界。但我不再像21岁时那样,认为机器最终会取代大脑。我相信,人类最有价值的并不是大脑,而是心。

(本文亦是李开复新书《AI·未来》的序言)

责任编辑:尹颖尧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AI·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