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设计与探讨

文/黄新心(北京服装学院)   2018-10-11 10:02:14

“龙文”是一套由我的姨夫洪茂业先生创造的记录广东省潮汕海陆丰河洛方言语音的文字系统,并于上世纪90年代末确定了龙文字形。今年的毕业设计,我将原有的龙文的字形与结构做了字体再设计,以数字化的形式展现了方言文字的独特魅力。洪茂业先生年轻时,对他所处的“闽南语系”海陆丰河洛方言做了许多发掘与研究,对语言、文字、思维进行了诸多探索。基于此,他创作了一套可以记录当地方言的记音文字“龙文”。龙文字母本身没有含义,全靠字母代表的拼音和声调符号相拼生成音,并通过调标记录实际说话时的声调。可以说,它是具有录音色彩的声音“文符”,打破了闽南语无法用文字准确记音的局面。

洪先生告诉我,“龙文”一词是他在2000年1月上海出版社出版的《龙文化与民族精神》一书中获取的灵感。狭义的“龙文”是指海陆丰河洛方言口音文字,广义“龙文”则是指闽南语地区的方言文化,包含龙文的文字系统、龙文对汉字的释义及对龙汉文字混用的乡音记录,以及以龙文对汉字的文读、俗读的语音记录及对俗语、俚语等濒危方言的保护。

此外,洪先生还编著了很多地方口诀及童谣,用于教导孩子做人做事的道理。我有幸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学习到这样一款未世的语言文字,并得到他的亲自指导,它就像一颗种子,深深植入了我的心里。

大四上学期,我收集整编了洪先生所著的资料,内容极其丰富,从文字的历史关系、文字发展演化的阶段、文字造字过程,到语音与文字、思维逻辑关系、文字与海陆生态的关系等方面都,有诸多论述使我惊叹万分。例如龙文共有八个声调和一个轻音,按闽南语的平、上、去、入再分阴阳成八调,声调调标则取自海陆丰物产的山珍海味作代表的猪、蟹、兔、狗、鳖、鲎、鱼、蛴八个物种,用其对应的音节变化作为韵母拼读时的声调记号。经过一个多月的收集,我渐渐对龙文有了系统的了解。

在参与学院毕业作品进度汇报时,我将自己的研究所得向老师们作了详细说明,得到了肯定与鼓励。老师们建议我开发数字化的龙文字库,以汉仪旗黑为参考字形,挑战最具难度的正文阅读字体——粗黑体。我明白,从文字设计的未来趋势讲,媒体影像的屏幕阅读是未来字体发展的领域,汉仪旗黑文字字形透出的气质,使其适用于多环境下的编辑字体,粗黑体的设计则能使文字更具阳刚之气,有利于在大众在未认识它时的有力发声,强化龙文字本身的力量感。

但同时我也明白,龙文有16个声母,48个韵母,共64个字符,外加9调以及兼容字符等符号,可形成7000多个文字,要把字库开发出来,是一场身心的挑战。

2018年3月底,我开始写毕业论文,并坚持每天用龙文写字创作。我从地方性的典籍经句里摘出符合自己当下心境的词句,用自由多变的线条反复书写,不去考虑原有的字形结构,只追求线条之间的组合与穿插。论文完成后,不少同学和朋友开始询问我龙文背后的文化历史。这时候,我发现仅仅展示文字的字体设计太过于单一和局限,我应该在展示龙文文化系统的基础上,通过更年轻的字体设计形式和信息图表等多角度的方式来展现龙文字魅力,这样才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就这样,我的龙文字设计作品逐渐有了清晰的构架。

2017年5月,毕业设计进入最后一个月。展览的最终呈现是当下的首要任务。我将展出形式定为包括字体设计、书籍设计、信息可视化设计、motion graphic视频及衍生品在内的一整套文字系统视觉形象设计。在考虑展示的交互方式时,我觉得还需要一本能全方位说明我设计理念的书籍。

这几乎是在挑战短期排书的极限。与此同时,对于一些我不擅长的内容,我把它们交给了第三方。我找来一位能力很强的学弟帮我制作动效视频,还见缝插针地把名片、衍生品等周边材料准备好了。书籍设计完毕后,由于印刷费用昂贵,我还以众筹的形式开展了筹款,并借助它为我的毕设展览预热。短短5天时间,就有三十位朋友支持我的创作。

在6月5日~9日的毕设作品展览中,我的设计作品《语音文字——龙文》与《龙文·文字设计探讨》一书得到了学校各级领导和老师的青睐和关注。

我深知,龙文的价值远不止于字体设计,闽南语作为中国古语保留得最多的方言之一,其背后蕴藏的珍贵又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正等待深挖,其在语音上反映出的与海陆相关的生态生命系统也值得被探讨与研究。

责任编辑:曹晓晨

龙文有16个声母,48个韵母,共64个字符,外加9调以及兼容字符等符号,可形成7000多个文字,要把字库开发出来,是一场身心的挑战。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龙文”设计与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