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爱”是我无法承受之重

文/北京迪心社会心理服务支持中心 朱凌霞   2018-10-11 10:02:13

如果说早年的成长是我们自己无法掌控的,那么成年的我们就要为自己负起该有的责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天琪从小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性格有些内向。上初中时父亲外派出国多年未归,他开始了和妈妈两个人的生活。妈妈把全部身心都放在的孩子的身上,妈妈总是对他说:“家里什么事都不用你,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出人头地,给爸爸妈妈争口气”;在他上学后,妈妈担心他跟着同学学坏,时刻叮嘱:“放学就回家,谁谁家的孩子今天被警察抓走了,你可别学他……”

天琪也很努力,终于如愿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天琪上大学后,因为学校和家不在同一所城市,便一直住校。与同宿舍的同学起初只是偶尔打游戏娱乐放松一下,久而久之,他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大二开始经常逃课,多门功课挂科,假日回家也是关在自己房间打游戏。

妈妈知道后,和他聊了很多次,每次他都承诺不再玩了,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天琪感觉自己除了打游戏,好像找不到什么乐趣了,也没什么人生目标了。自己也想过分配好时间,可是除了打游戏,自己对其他计划内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只有在游戏中他才感觉自己活着。

专家分析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经常上网打游戏,但并没有明显的影响学习和生活,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上网打游戏的人都会成瘾,那么什么原因让天琪对网络游戏成瘾了呢?

这就要追溯到他的早期成长了,在人的早期成长过程中,我们需要从心理上建立起安全感、成就感、自信、以及与他人建议良好关系的能力。在我们步入职场前,家庭、学校是我们获得这些感觉和能力的主要来源;但是,如果家庭、学校不能提供给我们所需要的这些体验,我们自然就会找其他的替代品来弥补,而学校恰恰是一个小型的社会。今天我们就从家庭和社会两方面来看看,是什么使得天琪对网络游戏无法自拔。

首先是家庭因素。其实天琪懂事的背后,背负了太多来自父母的影响,比如父亲的远离;与妈妈的关系,导致了在其成长过程中未能充分完成对自我的认知,完成自我角色的定位,即:我是谁,我要什么,我能做什么的认知。父亲长年不在身边,造成了他青少年期父亲功能的缺失,对于青春期的男孩来说父亲的作用是非常的重要,父亲往往代表着规则和秩序,孩子的自控能力往往来自于父亲的作用。妈妈面对孩子表现出的伤心,使用的话语,让孩子过早的承担了大人该承担的一切;妈妈对他的期待,压抑了他年幼时的天性,失去真实的自我感觉。而在网络游戏中,他可以做真实的自己,自由的选择自己所想要的,爱自己,无所顾忌,只满足自己的内心需要即可。

从天琪与母亲的相处方式,可以看出当他进入学校这个小型社会后,他的自我价值也无法得到体现,与社会的认同度也会有所受限。他会过度压抑自己的真实需要,去迎合同学或老师。这使得他无法在社会中体验到自我价值,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成就感可言了。妈妈对他的“耳提面命”,使得他无法从同伴的互动中确立自我价值和成就感,也无法认同他人和被他人所认同。而这是一个人步入社会前必须习得的能力,也是一个人学会如何与他人建立关系的能力,他的社会化功能也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

无论从家庭还是社会因素来看,天琪所面临的现状可能存在于很大一部分人的成长过程中。我们很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有过类似的经历,为何天琪会网络成瘾呢?

究其原因,早年的家庭和学校的环境,造成了他压抑的性格,当大学生活开始后,由于生活环境的变化,学业的压力不再那么明显了,无论是从家庭还是从学校的监管力度也一下子减少甚至消失了。这让压抑多年的天琪“无所适从”,内心的渴望在无法有效管制的情况下,让天琪急需找到些东西来填补内心的渴望。

人的大脑会在接触某个事物的强刺激后,产生很兴奋的状态,天长日久,大脑的兴奋区域便会对这一事物产生了依赖,其他事物不能更强烈的激起脑部兴奋的情况下,只有网络游戏可以让他感觉到快乐和自在。当一个人的大脑尝试了一种比以往更刺激的活动,就像一个人上了瘾一样,无法自拔。

已经成年的我们,该如何改善这种情况呢?

1.给自己找一个新的、可实现的小目标,比如专业研究,未来职业规划等等,哪怕只是一个月读完一本书;

2.把自己的时间重新时行合理的规划,将网络游戏尽量排在某件重要事情或目标完成之后再玩,而且尽量控制自己玩的时间,这样让玩游戏变成一种完成任务后对自己的奖励。如果做不到就找一个信任的人监督自己。

3.加强锻炼,如爬山或一些有氧运动或是去大自然中走走,这可以促进大脑接收一些新的刺激,激发大脑相应区域的活跃度;

4.尽量找一些社团活动或社会活动,让自己参加一个或几个固定的社会群体,完善自己的社会化功能。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你给的“爱”是我无法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