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舍友的白银梦

文/ 天津城建学院 张建辉   2018-10-11 10:02:12

胖子为了从青铜爬到白银,整整狂热了5年,我们说他菜,他说你们不懂青铜的乐趣。

大学男生宿舍永远离不开两个话题,好看的小姐姐和大家都在玩的游戏,今天我就和大家聊聊大学宿舍那些视游戏如生命的人的趣事,看看最后他们都是怎么从游戏世界中走出来的。

记得两年前刚上大学时,大家玩的主流端游是守望先锋、英雄联盟,手游是王者荣耀、穿越火线。开学第一晚大家便一起去了学校对面的网吧,一个宿舍六个人整整齐齐的坐一排,就差照张“全家福”了。网吧为了留住这些大一新生,又是拉横幅“欢迎大一新同学”,又是充100送100充50送20等各种优惠活动,说学校附近几个网吧比招生报名处还要热闹些也不为过。

于是大家一人充了100,怀着赚了100块钱的喜悦感,开始了召唤师之旅。唯独两个人不同,一个是我对床,他连着网吧的WiFi玩王者荣耀,还有一个显得与网吧的环境格格不入,他没有开电脑,也没有玩手机,眼神迷茫,向四处张望,看网吧里人来人往,哪儿有大吼大叫,他便迅速的探头望过去。他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我们都叫他大哥。大哥那时还不玩任何游戏,喜欢音乐,尤其是那种很悲伤的民谣,喜欢打篮球,他投篮时从来不看篮筐。那时你若告诉他,半年后他会经常趴在床上保持同一姿势一整天,只为玩游戏什么也不顾,他是说什么也不会信的。

“翠,带我去上分啊,我今晚一定要上到白银!”说这话的人是我们宿舍一位有白银梦的小胖子,翠是隔壁宿舍一哥们,我们又叫他“宵哥”,因为他可以连续在网吧玩15个通宵。胖子和宵哥都是英雄联盟的狂热玩家,一个是为了娱乐,一个是为了他那从高中开始到大学结束也没实现的白银梦,英雄联盟最低段位是青铜,接着便是白银。胖子为了从青铜爬到白银,整整狂热了5年,我们说他菜,他说你们不懂青铜的乐趣。

胖子最初是我们班班长,有抱负,有责任心,后来他所有心思都转移到了他的白银梦上。每天必去网吧,一玩便是一个通宵,第二天回来倒头就睡,下午四五点醒来,洗漱吃饭,继续前一天的生活,日复一日,班导不打电话,老师不警告他再不来上课就挂科,他是不会去上课的。他常和宿舍另一个网吧常客算着每门课还能缺几节,而宵哥从不算这些,他说你算了也不会去,何必凭添烦恼。就这样他们天天组团去网吧,宿舍的灯有好久都没有开过,因为深夜战斗的人,白天是需要补觉的。胖子经常穷困潦倒,也不止一次想要创业做点什么,但最后都是三分钟热情,说说而已,一切还是没有变。

当老师正式通知胖子挂科的时候,他也懊悔难过了一会儿,但过不了多久,这事也成了他肆无忌惮去通宵的理由,他说已经挂科了,挂一门也是挂,挂十门也是挂。最后连补考也挂了,他说反正毕业了要清考,清考一门和十门不都是要回来吗?到时候还能回来看看一起战斗一起清考的有缘人。我们嘲讽说胖纸你废了呀,他自己也会应一句,我废了呀。渐渐他习惯了自我欺骗,自我麻痹,时间久了甚至以为那一切都是真的。心烦去网吧,难受去网吧,无聊去网吧,网吧包治百病。

直到大二上学期,一切突然发生了变化,因为胖子头顶上有一片头发秃了,莫名奇妙地秃了,一个乒乓球那么大的一片,寸草不生,那一坨光亮在满头的黑发里格外刺眼,医生说是因为经常熬夜所致。他四处寻医,心急如焚,天天叫我们看他头发有没有长的迹象,那时候开始我们叫他秃秃或秃哥。注重了养生的胖子渐渐从游戏中走出来,明白这辈子都不可能跳出青铜的坑了。他开始嘲讽宿舍里每天开黑到凌晨的那些人,他嘲讽的主要对象是他的对床,我们宿舍的大哥,那个大一开学时待在网吧嫌吵,看我们打游戏会头晕目眩的人。

我们宿舍大哥,一个神一样的男人,当他玩游戏的时候,他会自动屏蔽外界的一切声响,屏蔽课程,屏蔽社团例会。他可以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保持一个姿势趴在床上打手游。他主要玩王者荣耀和穿越火线,又极容易情绪化,我们可以通过他的动作判断出他在玩什么游戏,通过语言判断出他玩的什么位置什么人物。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无关,他只在乎输赢,一场游戏一个队友,可以气哭一个一米八的大汉,为了上分他可以对带他的人唯命是从。我一度怀疑是他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他,或许这便是被游戏侵蚀了心智,遇见他我才相信一个人真的可以为游戏不顾一切。

最后大哥回了家,回了农村,他说家里没有网,打不了游戏。明年我们都要开始实习了,幸运的是胖子和大哥找到了实习单位,我想忙碌的工作也许可以让他们彻底戒掉网瘾,也许唯有来自生活的压力才可以让他们有发自内心的改变。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舍友的白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