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也许是新的开始

文/陈笛   2018-07-01 20:56:05

他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更加自信,更加充实,也让我对家人的态度有了改变。

2015年我进入大学,新的环境,新的学校,这是一段全新的旅程。每一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每一天都渴望对这个城市和学校有更深入的了解。偶然加入话剧团,他是团长,一口大白牙闪瞎我的眼,个子不高但是气势不弱,在社团也很有影响力。

进入社团第一个任务是演话剧。那天晚上大家正排练,可能是刚认识大家都有些放不开,台词说得不顺,动作生硬。他就在一旁调节气氛:“哎呦,张璐你动作幅度大一点,害羞什么,人家女孩子都表现得比你好,你看看你在那扭扭捏捏的。”说完还模仿,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他带着大家一点点熟悉台词,调整肢体,排着排着,几个男生可能皮了,玩笑有些过了,他后门进来一声吼:“李晓杰,你再给我皮,还不认真排练,没多久就要演出了,还嘻嘻哈哈干什么!”全场寂静无声,没人敢吱声,一个女生似乎被吓到了,突然哭起来,大家纷纷安慰她,团长也是立马换脸,过来一顿安抚。这个夜晚像是坐了过山车,上上下下,晃晃荡荡,让我对这个团长有了新认识。后来听说他当过兵,从他身上好像也看到军人的影子,刚正不阿,气宇轩昂,我对他不免肃然起敬起来。

2016年9月,学校让老兵组织那年新生的军训,他和另外一个老兵成立了护校队,平时保护学校安全,组织巡逻。校领导看重他们的能力,让他们来带军训。我作为记者团成员负责拍些军训照片,虽说我领教过他的厉害,但我觉得带学生军训他肯定压不住,而且天气这么热,估计也就随意带带,可是现实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看法。

他是三营长,带着美术系的好几个班。下午三点多的太阳正照得凶,远远就看到他直挺挺地站在队伍前,一个个动作分解示范,一脸凶狠,直勾勾地盯着新生,给他们喊口号:“一,二,一……中间的,我让你动了吗?打报告了吗?出列,俯卧撑10个。”“哎呦呦,真是有模有样的,太吓人。”我一边拍照一边想着。中间休息时候,他也是板着脸,一言不发。结束后,我过去询问几个军训问题,顺便问他:“干嘛这么凶呀,差不多不就行了,不怕他们记恨你呀!”他扯了扯帽子:“他们既然来了这里,就得严格要求,要做到最好,要不然学校让我们老兵来带新生岂不是打脸了。我们就要做得比武装学院的强,他们记恨就随他们去,这一点苦都受不了,还谈什么以后。”听完他的话,我陷入思考,身边很多同学做事都不像从前那么认真了,能少干就偷懒,少有人像他那样的,既有头脑又踏实认真,对自己,对新生都负责,这让我又一次了解了他。

2017年我上大三的时候,他成了我的男朋友。我对他的了解也更多了:他上大学自己赚生活费,自己交学费,每个寒暑假都出去兼职,从不向家里开口要钱。听到他说这些的时候,我自认为我做不到,没有他的毅力,也不可能坚持下来。他和我的世界在强烈冲撞,无数的思想在撞击下重新组织,重新建立。少有人让我重新省视自己,我大多数的时候是自负的,骄傲的,但是他让我感受到,自己的这些事情都不是事儿,我还有些无数的空间可以更好。

作为男朋友,他照顾我,帮助我,让我结识了更多朋友,就算到现在我也难以说出他有什么缺陷,一切都符合我的想法。他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更加自信,更加充实,也让我对家人的态度有了改变。我个性比较强硬,不像别的女孩子喜欢和妈妈撒撒娇,没事就喜欢回家,我很少和父母讨论我的生活,总觉得说了他们也不懂,对于他们的关心也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但是在今年的母亲节,我送了妈妈一束花,第一次寄给她。这是我以前都不会做也没想过的事,可能恋爱了,人变得柔软,开始想家,开始看到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开始慢慢地聊天、诉说,通过买些礼物寄回家,让他们开心。和他认识三年,我也在快速成长。

2018年5月,他作为学长也要离开,但是离开不代表失去,这也是新的开始,他的新旅程,我们的新旅程就要开始。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再见也许是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