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VR交互就想到我们

文/校园记者 宁宁   2018-07-01 20:56:00

张道宁、刘晓凯、张佳宁,本科曾一起就读于北方工业大学通信工程系。之后,分别在北京邮电大学和中科院读硕博。在校期间,三个小伙伴本科组团参加竞赛,硕士时创立研发工作室,读博期间创办北京凌宇智控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创业。

NOLO已大规模展开与海内外众多VR一体机、PC VR、AR、服务机器人、无人机公司的合作

起初,团队决定往机器视觉和空间定位方向发力,但由于无人机市场正处于混乱期,无人机视觉模块量产走不通,他们开始把目光转向VR行业。“VR行业的刚需也是空间定位技术,因为空间定位技术能实现实际操作和虚拟环境的交互,解决移动VR沉浸感不足问题,大大增强用户体验。”

团队推出了名为“NOLO”的全球首款全沉浸式VR/AR 交互产品。简单来说,它是市面上VR产品的一个关键套件,能适配目前市面上几千万移动VR/AR头盔。它由一个定位基站、一个头盔定位器和两个交互手柄组成,便携易用。软件核心则是其自主研发的一套声光电混合定位技术——PolarTraq。工作时,定位基站发射出声、光、无线电信号,通过特定的处理方式,能够实现VR空间定位及交互功能,使人产生一种置身于虚拟世界之中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的“全沉浸式VR体验”。

“比如,它可以在特定空间内跟踪佩戴VR头显用户的人物与双手位置,允许他们通过四处走动、与场景或物品进行互动,并把动作复制到游戏中,从而满足各种虚拟娱乐体验。”刘晓凯介绍道。

NOLO几乎适用于市面上任意一款VR眼镜盒子和VR一体机,但作为一款硬件,不能独立使用,也是一大硬伤。他们的解决办法是与厂商合作,在出厂前就将NOLO和VR头显组合为一个整体进行销售。如今,NOLO已大规模展开与海内外众多VR一体机、PC VR、AR、服务机器人、无人机公司的合作。“目前硬件创业的公司基本都是这个模式。在VR行业的创业道路上,小幅循序渐进式成长是安全前进的唯一道路。” 刘晓凯说。

然而,这样的模式无疑为产品的生产落地增加了难度。“这就要求我们找到合适的供应商和ODM厂商(代工厂),严格按照我们提出的功能、参数、外观等需求进行设计并生产。”

首先,找提供物料的供应商就很困难。在目前整个硬件行业中,从供应链的下游到上游,从硬件的落地到行业应用,仍处于积累的过程中,许多环节都不成熟。有次在生产中,因为电机批次不良,直接导致基站不能下线,以致整套设备都不能下线。最后,他们不得不采用“人肉战术”,对电机一个个检测,以保障良品率。那一周,大家都干到了凌晨两三点。

解决了供应商的问题,与ODM厂商(代工厂)的沟通和磨合也让团队吃尽了苦头。刘晓凯说:“前期我们的样品测试没有一点儿问题,但由于工厂技术和精度的原因,导致下线的良品率非常低。”团队对机械机构、生产制造的流程不是很懂,与ODM厂商在硬件设计和制造环节中经常发生沟通障碍,于是大家都开始拼命学习,疯狂地补充相关知识。“从学术论文到行业报告,再到专业书籍,一样也没落下。”此后,他们不断优化生产线,安排研发人员到一线对测试治具进行更改、提升等一系列技术优化。一旦发现产品有不良情况,还会立刻停线整顿,在技术问题上丝毫不敢马虎。

搭载内容也是产品生产中的重要一环。凌宇智控跑遍全国,与国内优秀的VR游戏内容团队建立了合作。

2015年,凌宇智控完成百万级天使轮融资。2016年完成Pre-A融资,金额数千万人民币。2018年5月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

在如今市场和政策的双重作用下,公司将产品线进行了分化,以提供更加精细化的服务和更明确的业务方向。目前,团队将公司业务分成了硬件组和软件组。“软件组主打设备对应的软件‘NOLO home’,它类似于一个APP,吸收了优质游戏体验内容,供开发者及用户下载体验。同时,由于近期有硬件研发方面的补助政策,我们又在北京石景山科技园创立了凌宇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主要负责硬件方面的研发。”

VR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小巧便携、高性价比、内容多样化等进一步完善用户体验方面的技术,比如进一步优化移动VR交互体验,加强和PC VR的合作等。“希望未来我们会成为交互的代名词,提到交互,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NOLO。”

责任编辑:曹晓晨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说VR交互就想到我们